<acronym id="eswcs"><center id="eswcs"></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swcs"><center id="eswcs"></center></acronym>
<sup id="eswcs"><center id="eswcs"></center></sup><acronym id="eswcs"><center id="eswcs"></center></acronym><acronym id="eswcs"><small id="eswcs"></small></acronym>
<rt id="eswcs"><small id="eswcs"></small></rt>
<acronym id="eswcs"><center id="eswcs"></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swcs"><small id="eswcs"></small></acronym>
<sup id="eswcs"><center id="eswcs"></center></sup>

學術講堂|理論與實證?兩位學者的兩種研究分享

發表時間:2018-06-30    瀏覽次數:

        理論研究和實證研究是我們對學術的兩個關注焦點,理論能夠啟發人的思考,明晰研究方向;實證能夠緊跟社會現實,深入探討實際問題。而兩種研究是涇渭分明還是交相融匯?6月22日下午,南京大學胡翼青教授和上海社科院方師師博士來到了新媒體傳播研究的課堂,為研究生同學們分別帶來了理論研究和實證研究的分享。兩位老師分別講解了各自近期的研究:胡翼青《作為隱喻的傳媒——一種透視媒介化社會的新視角》,方師師《混合宣傳:理解社交媒體操縱》。我院鄒軍教授主持了這次講堂。


學者介紹

        方師師,復旦大學新聞學博士,社會學博士后。上海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上海社會科學院互聯網研究中心副主任。在《傳播與社會學刊》(中國香港)、《現代傳播》、《國際新聞界》、《新聞大學》、《新聞記者》等期刊上發表論文20余篇,人大復印資料全文轉載4次。研究方向為數字社會學,批判算法研究,在線內容治理。

 

        方師師博士先從全球普遍的社交媒體操縱現象引入,介紹了當前美國、俄羅斯、德國等國家近年來典型的社交媒體假新聞事件。從現象中發現了問題:如何來認識和評價這一世界范圍內的社交媒體操縱的態勢、程度與影響?于是,方博士就梳理了“宣傳”的概念及實踐發展歷史,同時又分析和比較當下的社交媒體操縱中的“宣傳實踐”。在談及具體的研究,方博士介紹了對于社交媒體操縱的分析從幾個維度展開:行為體研究、內容形態、傳播渠道、組織形式、傳播效果。

 

        在各個維度的分析過程中,方博士還介紹和對比了各個國家社交媒體操縱的豐富案例。從她的研究結果來看,社交媒體操縱中的行為體包括政府部門、私人承包商、付費水軍等,行為對象則包括國內國外的民眾。而內容主要以社交媒體上“假新聞”的形態出現,多渠道組合傳播,傳播速度快、范圍廣;而各國的“社交媒體宣傳操縱”都呈現出明顯的組織化趨勢,有組織地培訓、獎勵和管理。方博士還介紹到,在許多國家,社交媒體宣傳操縱的地下市場逐漸完善,包括許多假新聞服務市場、虛假內容生產分發等。最后,方師師博士提到,社交媒體操縱的傳播效果十分顯著,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受眾對社會輿論的判斷、對于外部世界的持續關注和追求真實等等。由社交媒體操縱產生的問題也在世界各國逐漸增長,這個領域十分值得持續的關注和研究。  


學者介紹


        胡翼青,現任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方向為傳播理論、傳播思想史。著有《美國傳播學科的奠定:1922-1949》《再度發言:論芝加哥學派傳播思想》《傳播學:學科危機與范式革命》等專著,在《新聞與傳播研究》《國際新聞界》《現代傳播》《新聞大學》《南京大學學報》等核心期刊上發表論文100多篇。

 

        胡翼青教授來到南師課堂,為大家分享了他最近的研究與思考:《作為隱喻的傳媒——一種透視媒介化社會的新視角》。老師先辨析了目前對于媒介的兩種理解:作為實體的媒介和作為隱喻的媒介。同時介紹了傳播學界將媒介作為實體去研究所遇到的種種困境,包括學科難以形成深刻的理論,傳播學經歷幾十年的發展仍然沒有明顯學科特征與壁壘,經濟學、社會學等學科跨界研究媒介實體更具優勢等。面對這些困境,胡翼青教授提到,傳播學應該將媒介作為一種隱喻,任何在信息溝通中起中介主體的關聯作用的都可視為媒介,而媒介也只有在承載了溝通意義的時候才是媒介。在較高的抽象層次去研究媒介,更能形成優秀的學科理論成果和現實研究的進步。接著,老師解釋了作為隱喻體系的新媒介,介紹廣播和電視的發展階段及其應用場景,論述了當下移動互聯網時代“端口”和“流量”的重要意義。最后,胡翼青教授對現有的媒介理論進行了梳理和評價,包括媒介環境學、媒介化社會理論等。

 

        講臺上,胡翼青教授抽絲剝繭地展開了一場深刻的辯思,旁征博引,睿智幽默;講臺下,同學們一改平日對于理論課的迷糊狀態,聚精會神,積極回應。這堂課讓大家對于傳播學的真正的研究視角和未來方向有了更為深入的思考。也有同學提出問題:如果媒介作為一種隱喻,那今后的實體研究該如何進行?是否研究媒介組織、媒介經濟更難入手呢?胡翼青教授回答道:理論層面將媒介作為一種隱喻,而實際研究層面則應該從講好身邊的一個個媒介故事開始,用媒介隱喻觀來講好社會中的故事,生活中的很多事物都承擔著媒介的作用,傳遞著獨特的意義,只要我們去發現和挖掘。

 

        最后,胡翼青教授解釋道:“實證研究與理論研究的差別在于,實證研究應該更多地貼近社會現實,做到更精確地描述好現象;而理論研究則應該著力于鉆研和反復理解概念,辨析不同的觀點。”相信通過這堂課,大家對于學科的認知與思考都會更進一步。

新傳研會供稿

返回列表
Or use your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Forgot your password?

Or register your new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Error message here!

Back to log-in

Close